電鍍新標准帶來行業新生態

2017-09-25 22:05:34 admin 173
珠三角區域新建項目水汙染物排放繼續執行國標表三標准;珠三角現有項目和非珠三角區域新建項目,除總鎳、總銅、化學需氧量、氨氮、總磷6項水汙染物排放執行國標表二標准外,其他14項水汙染物指標執行表三標准。非珠三角現有項目執行國標表二標准,自2018年6月30日起執行本區域新建項目標准限值。
                     電鍍新標准帶來行業新生態
                                                                                         文/鄭秀亮
      8月20日,由廣東省環境保護廳、廣東省質量技術監督局聯合發布的《電鍍水汙染物排放標准》(DB44/1597-2015)正式執行。作爲敏感行業,電鍍行業排放標准的每一次調整,都備受外界關注。此次廣東電鍍廢水地方標准的執行,又會對全省電鍍行業産生怎樣的影響?
       問題凸顯,制定標准勢在必行
      電鍍,工業經濟中不可缺少的一個環節。作爲經濟強省的廣東,電鍍企業的數量、生産規模、技術水平及産品質量等方面都處于國內前列。發達的電鍍産業爲工業經濟帶來強大支撐的同時,也讓廣東尤其是珠三角部分地區飽受汙染之苦。
面對日益嚴峻的環境形勢,廣東不斷加大對電鍍行業的管理和整治力度,全省各地堅決取締了一批無牌無證的小電鍍,對于部分設備先進規模較大的企業進行升級改造,同時科學規劃電鍍産業園區,通過集約化管理提升電鍍企業治汙水平。
另一方面則通過標准的制定,倒逼企業提高環保水平。2012年,廣東省環境保護廳印發文件(即粵環【2012】83號文),要求珠三角地區電鍍行業新建、改建、擴建項目執行《電鍍汙染物排放標准》的水汙染物特別排放限值(簡稱表三)。然而,隨著珠三角地區轉型升級的不斷深入和粵東西北地區擴容提質的全面實施,表三標准的實施給電鍍行業帶來了新的問題。
    “其實提高要求並沒有錯,但是標准只在珠三角地區執行,這本身就有問題,珠三角企業執行而周邊其他地區暫緩執行,企業之間就會出現不平等競爭。”廣東省環保産業協會會長區嶽洲就曾表示,表三的執行對珠三角地區企業會造成比較大的壓力,導致不公平競爭。此外,特別排放限值僅限于珠三角範圍內實施,珠三角以外地區仍舊執行較爲寬松的標准,會導致珠三角地區電鍍企業向上遊山區轉移,不利于電鍍行業汙染的整體預防和控制。
    “即使是在珠三角,現有電鍍企業的生産工藝設備、汙染防治技術及管理水平整體基礎參差不齊,在短時間內難以做到全指標穩定達標。”廣東省環境科學研究院清潔生産中心主任王剛,作爲此次廣東電鍍水排放標准主要起草人,曾帶領他的團隊對全省電鍍企業做了廣泛摸底調查,摸查的結果發現表三的總鎳、總銅、化學需氧量、總磷、氨氮、總氮等6項指標的特別排放限值要求較高,企業做到全指標穩定達標壓力非常大。
     廣東省電鍍産業協會會長趙國鵬也介紹,表三出台之後,博羅曾經有28家企業被選定爲試點單位,進行提標改造。然而一年過後,這些企業雖然都投入了過百萬甚至上千萬的資金進行改造,但是最終也只有3家能夠完全實現達標,由此可見企業要實現達標有多難。
     另外,2013年6月“兩高司法解釋”出台以後,重金屬排放超標3倍以上就可以定罪入刑,企業有關負責人被定罪的門檻大大降低,這對排放標准的科學性和可操作性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鑒于以上存在的問題,根據廣東電鍍行業現狀及汙染治理技術和經濟水平,制定廣東省地方標准,科學地設置水汙染物排放限值,以適應電鍍工業汙染控制和環境管理需求變得十分迫切,意義重大。
      分區執行,兼顧公平實際可行
   “說實在的,這個標准的出台真的不容易。”談起新標准,趙國鵬感慨良多。他表示,此次新標准的制定秉著實事求是的態度,在充分考慮行業現狀的情況下,對部分指標做了比較科學的調整,更加切合實際,“電鍍行業普遍都給予好評。”
    “新標准充分考慮了公平問題,通過區域劃分、時間界定、指標制定等方面,針對地區、企業的實際情況,確定了更加科學可行的執行方案。”王剛表示,新標准將能夠有效解決不公平競爭問題。
     珠三角現有項目和新建項目的時間劃分爲2012年9月1日,即在此日期前獲得環評批複的,爲現有項目,此日期之後的爲新建項目。“這是爲了與粵環【2012】83號文的要求保持一致。”王剛指出,非珠三角區域現有項目和新建項目的時間劃分以新標准實施時間爲准,即2015年8月20日,在此日期前獲得環評審批爲現有項目,反之則是新建項目。
     對于這些不同的企業,其水汙染物排放控制要求可以簡要總結爲:珠三角區域新建項目水汙染物排放繼續執行國標表三標准;珠三角現有項目和非珠三角區域新建項目,除總鎳、總銅、化學需氧量、氨氮、總磷6項水汙染物排放執行國標表二標准外,其他14項水汙染物指標執行表三標准。非珠三角現有項目執行國標表二標准,自2018年6月30日起執行本區域新建項目標准限值。“也就是說,到了2018年,非珠三角地區的電鍍企業與珠三角地區現有電鍍企業,都將執行同樣的排放標准。”
    “其實,這幾年新建項目極少,而且新建項目要完全按照表三標准排放,也是非常難的。”趙國鵬認爲,到了2018年以後,電鍍排放標准基本上能夠實現全省一盤棋。
     “標准雖然有所調整,但是對電鍍行業來說,依然要付出非常多的努力,認認真真去做,才能夠達標。”王剛表示,此次出台電鍍水排放地方標准,廣東又實現了全國首創,而且從全國範圍來看,廣東執行的標准還是比較嚴格的,這樣有助于推動産業布局,優化産業發。
     “標准雖然調整了,但是我經常對企業說,這只是救了電鍍企業‘半條命’而已,另外的‘半條命’必須靠企業自己努力。如果不重視,不認真做好環保工作,一樣會被淘汰。”趙國鵬認爲,很多企業要達到新標准的表二要求,其實還是需要付出一番努力,要進一步實現生産自動化,要把電鍍廢水的分流工作做好,才有望持續穩定達標。“標准執行以後,一批設備落後、管理不到位、規模較小的企業將有可能被淘汰,市場將會出現新一輪‘洗牌’,只有努力改進、認真執行標准,才有可能存活下來。”
     另外,新標准將廣東分爲珠三角、非珠三角兩個區域,珠三角區域包括廣州、深圳、珠海、東莞、中山、江門、佛山、惠州和肇慶全部範圍,非珠三角區域爲除珠三角以外的行政區域。記者發現,與粵環【2012】83號文相比,惠州市和肇慶市的區域劃分有所調整,83號文件中惠州只包括“惠城區、惠陽、惠東、博羅”,肇慶包括“端州區、鼎湖區、高要、四會”,而新標准則保護兩個全部範圍。“這樣的調整,更多考慮到對東江和西江的保護。”王剛表示,同一個地區執行同一標准,也更加合理。
       特別規定,服務企業方便監管
    “新標准裏面的一些特別規定也非常值得一提,可以算是此次標准的一大亮點。”王剛指出,通過對企業的充分調研,結合環境執法工作遇到的現實難題,新標准專門制訂了多項特別規定,有助于更好地解決企業以及監管部門面臨的問題。
     在入園企業“大環評”和“小環評”問題上,新標准就規定,“按電鍍專業園區環境影響評價批複文件要求引進的入園新建項目,其廢水經園區廢水集中處理系統處理後,執行園區現行水汙染物排放限值。”“以往沒有這條規定的時候,入園企業按照新建項目審批,批複的排放標准往往與園區執行的現行標准不同,入園之後是執行單個新建企業的標准還是按照園區現行的標准來,就很難界定。”王剛指出,該規定統一了入園企業的排放標准,有助于規範管理。
     “以往,企業生産工藝等只要有改動,就必須新做環評,就必須執行新的排放標准。然而,很多的改動跟企業的排汙並沒有關系,這樣對企業來說並不公平。”爲了解決這個問題,新標准規定“企業(含電鍍專業園區)在不改變項目性質和生産規模、不增加汙染物排放量和排放種類的情況下對生産工藝進行改進的,執行企業現行水汙染物排放限值。”
     新標准還規定“企業(含電鍍專業園區)向其法定邊界外環境排放廢水,其總鉻、六價鉻、總鎳、總镉、總銀、總鉛、總汞等第一類汙染物濃度不得超過表一、表二相應的排放限值。”“之前執行表三標准的時候,也提出企業第一類汙染物必須在車間排放口達標排放,這是一個前提。”執法人員反映,現實執法過程中,少數企業廢水中一類汙染物在車間排放口達標了,但總排口可能存在超標的現象,由于國標未規定一類汙染物總排口的標准,導致執法人員缺少執法依據。新標准做出更加詳細的規定之後,界定更加清楚,外排的廢水就必須按照標准達標處理,有效解決執法難題。
     此外,新標准還明確規定電鍍專業園區“應對含一類汙染物的廢水進行分類收集、單獨處理,並在處理設施後設置相應的監控點”。對電鍍企業向公共汙水處理系統排放廢水時,規定了必須遵守的標准等等。
     總體上來看,新標准將有效促進廣東電鍍企業加強水汙染物排放控制,提高清潔生産水平,強化汙染治理,減少重金屬排放。對廣東水環境保護以及電鍍工藝和治理技術的提高,都有重要意義。
     “新標准對電鍍行業來說,可以說是一劑強心針,讓他們可以比較安心地開展生産。”趙國鵬強調,對于電鍍行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制定科學規範的標准固然重要,但是還必須加強執法監管,特別是對無牌無證黑電鍍廠的取締,避免“劣幣驅逐良幣”情況的出現,營造公平的市場環境,才能夠促進電鍍行業更加良性發展。